当前位置:主页 > 环亚娱乐质量 >

中国人对诺奖的焦虑与渴望终于释放

凤凰卫视10月11日《凤凰全球连线》节目播出“张颐武:中国人对诺奖的焦虑与渴望终于释放”,以下为文字实录:

任韧:张颐武教授,莫言的这次获奖,改变了中国人对于诺奖的心态吗,他改变了文学的中国社会的地位吗,他改变了中国的文学在世界的地位吗?

张颐武:我想你问的这几个问题都非常的精彩,我觉得一方面他肯定是改变了或者是完全出乎很多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个看法,大家都会觉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中国人很久一直在焦虑,觉得既渴望又拒斥这样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态里边去看这个东西,既非常强烈的渴望,但是又觉得这个奖好像跟我们的民族文化之间又有很大的差距,它是西方的标准,但另一方面又非常渴望它的肯定,就在这种焦虑里边我们好几十年一直是非常纠结的,但是经过这次莫言以他无可争议的文学成就在这个地方获了奖以后,我们大家就可以比较放下了,我就讲经常诺奖就象楼下的一只靴子,第一只已经响了,第二只还没响,现在这声终于响了,我觉得大家就可以放下来更好的、更专着的去从事自己的文化创造。

所以莫言的获奖他有一个经验,他一方面对中华文化,对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对中国农村的生活有深刻的体验,但另一方面他又非常善于用非常简单的、鲜明的,具有非常独特的,非常具有冲击力的这样一种方式来讲这个故事,很简明,很清晰,具有一种可议性,www.hwx88.com,就是他在传播上没有太大的障碍。所以你会发现,他的作品几乎每出版一本以后,过一两年就有欧洲主要语言的这种翻译,所以这个传播的渠道路径也是中国人现在可以看到中国主流文学跟这个传播路径已经越来越接近了,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的话,未来中国人我觉得他在文学创作上一定会放的更开,更有展示自己的想象力、创造力的机会,我觉得大家从今天开始一方面对莫言的成就祝贺肯定,另一方面我们也会放下来安心的去从事自己的文化创造,大家就会发现诺贝尔奖,诺贝尔文学奖其实和这个主流社会,和中国的主流社会,和国际的主流社会是完全从何的,他并不是一个比如说剑走偏锋的,专门去找一些跟主流社会有矛盾的人这样一个奖,而是说各种各样的人,只要你写的好,只要你有深度,只要你在文学上有成就,而且跟国际的文学出版业有比较深刻的联系,那么获奖的概率都是很大的。

所以,这个我觉得对中国文学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是让中国的普通公众在这个阶段找到了一个和纯文学之间的切点,让大家有兴趣再去读中国的纯文学作品,当年有很多人争论说中国的纯文学是不是已经衰落了,中国纯文学没有希望了,现在看起来,经过这次的获奖,那么可以提升公众对纯文学的兴趣,www.hwx88.com,让大家关切纯文学的发展,这个对整个中国纯文学的发展来说,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事情,我觉得既对世界的文学来说,我觉得提供了一个观察的视角,让全球的普通读者有机会更好的读到莫言的作品,虽然莫言的作品已经在国际上传播的非常广了,但是普通的读者,西方读者也还是对他的作品不是非常熟悉。

张颐武:瑞典文学院选择莫言是惊人之举

任韧:但是张颐武教授其实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这是瑞典文学院超常规的一个选择,怎么来理解您的这样一个观点?

张颐武:我想我们大家都知道莫言是在国际的纯文学的圈子里边最有影响的中国作家,大家也都知道他必然会在若干年内获奖。所以我的预测当时是觉得他大概在十年以内是一定会获奖的,但是具体的什么时间我是觉得今年可能是不一定是一个完全确定的决点,因为诺贝尔的瑞典文学院它是会有很多不同各方面的考量,但是这次我觉得它确实是一个惊人之举,就是他们的想象力和大胆都超出了中国人一般的预料,说明他们对中国社会,对中国主流社会容纳的一个作家,对在国际社会有广泛影响的作家,他们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这既是莫言自己实至名归的一个光荣,同时我觉得也是一个确实是一个具有想象力,具有前瞻性的一个选择,说明瑞典文学院在这个方面他是有很大的尺度,很高的眼光的,他发现中国文学、中国作家他的成就在国际纯文学的圈子里面已经确立了,就迅速的给他一个最高的肯定,这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富有想象力的举动。

张颐武:村上春树作品太畅销反成获奖障碍

任韧:在公布之前,在中国的网络上,关于村上以及莫言的比较,常常会被替换成日本和中国的比较,现在在中日关系这样紧绷的大的趋势之下这种替换其实特别有它的意味,您是怎么解读的?

张颐武:好像中国的很多网民做了这个比较,这个比较是非常有意思,就是日本的村上他其实是一个比莫言更畅销的作家,他在全球的年轻人里边影响更大,但这恰恰也是他得不了诺贝尔奖的一个局限,就是太畅销,太畅销往往是得诺奖的障碍,这倒往往是跟他的日本的身份没有关系,他在中国也非常流行,比如他的译者林少华先生在中国都非常有名,但是由于他太畅销反而是一个障碍,www.hwx88.com,因为诺贝尔奖一个是要讲现代主义的复杂技巧,一个是要有对人性的非常微妙的表现,这两点上确实莫言比村上好像是更深入,而且莫言深入到中国民族深处的这种关照的能力非常强。同时,莫言在中国内部他也是一个绝对的纯文学作家,在海外的纯文学圈子里边也是这么一个作家,所以他和村上之间他们两个人其实未必能够代表中日两方的一个文学竞赛,可能没有这种文学竞赛,文学PK的感觉,但是其实他们是说明了纯文学的文学奖的一种微妙的,看不见的,尽在不言中的标准,这种标准就是说实际上太畅销,反而是一个障碍。